中甲

18岁少女死于艾滋供血者被查出带艾滋病毒

2019-07-08 12:08:02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母亲任维娴四处为一直高烧不退的女儿求医问药,但女儿的病却始终不见好转。2004年10月15日,年仅18岁的张春楠被吉大一院和长春市疾病预防控制中心相继诊断出患有艾滋病。10月28日,女孩在艾滋病的痛苦折磨中死去。孩子父母苦想一向洁身自爱的女儿缘何会患上艾滋病,不想扯出了8年前女儿的一次胯骨整形手术……

  8年前因手术输了800毫升血

  1987年的一天,在榆树市大岗乡大岗村,张殿文和任维娴的宝贝女儿呱呱坠地了,爷爷给她取了个好听的名字——张春楠,希望她能像春天摇曳的楠树一样漂亮。张春楠的学习成绩一直都非常优异。小春楠9岁时,父亲张殿文发现她的腿好像有些不对劲儿,走路时经常向外拐。经过咨询,家人得知小春楠的胯骨在出生时就畸形,需要做扶正手术。1996年,张殿文夫妇带着小春楠来到榆树市中医院做胯骨整形手术。张殿文说,当时,中医院的大夫表示该手术需要输较多的血,经过医院检查,他的血型是B型,而女儿是A型,所以,他的血液不能输给女儿,妻子任维娴当时没有做血型检查。女儿被推进了手术室,使用的是榆树市中医院从榆树市医院血库调来的血。手术进行了两次,左右腿各一次,比较成功,小春楠的腿能正常走路了。

  200 年花季少女的艾滋病悄然露面

  200 年春暖花开之时,张春楠和爷爷早早就约好一起去距离大岗乡十几公里远的珠山玩。据张春楠的爷爷回忆,那天正好赶上周末,他带着孙女在珠山溜达了一圈,没有出过远门的张春楠乐得直撒欢儿。可是回到家后,孩子就感冒了。当时,他们认为可能是孩子玩累了,体力透支才生了病。但张春楠这一病就不好了,用了一些治疗感冒的常规药物也不管用。

  张殿文夫妇跑遍了榆树市各大医院,但孩子的病情始终没有好转。后来,高烧几个月的孩子被诊断出得了病毒性脑炎(后来医生推断,因艾滋病导致身体免疫力下降而患脑炎)。经过哈尔滨一家医院治疗,孩子的病情终于得到了控制,200 年的整个冬天都没有复发。

  2004年春楠被宣判患有艾滋病

  2004年夏季,春楠又开始发病,主要症状就是高烧不退。这可急坏了张殿文夫妇,两人又为孩子的病而四处求医问药,但孩子的高烧还是不退。这样小春楠靠药物一直维持到9月。9月 1日,她的病突然加重了,由于家里为给孩子治病已经花掉了许多钱,张殿文怀揣着1000元钱带着女儿去了一趟 市。 市的一家医院也没能确诊孩子到底得了什么病,该医院的大夫推荐张殿文夫妇到吉大一院血液科做鉴定。

  紧接着,夫妇二人又来到了 大学第一医院血液科。据母亲任维娴介绍,当时他们手里只有 元钱了,但他们还是想弄清楚孩子到底得的是什么病。最后,在该血液科李薇主任的帮助下,医院免费为他们做了CT和病理鉴定,一共花费2200多元钱。张殿文说,10月15日上午,犹如晴天霹雳,他和妻子被告知女儿得的是艾滋病。后来,又有几位大夫询问孩子是否有输血经历,二人才猛然想起8年前女儿的那次胯骨整形手术。

  8年后从确诊到离世只有1 天

  10月16日,张殿文夫妇带着女儿张春楠返回到大岗乡的家。得知女儿身患绝症,夫妻二人还是尽力延长孩子的生命。母亲任维娴说,那段时间她每隔4小时就给孩子吃一次药,一旦因疏忽落了一次,孩子马上就烧得特别厉害。当时,春楠经常问母亲的一句话就是:“妈妈,我得的是什么破病,咋还不好?”每当此时,任维娴都会泪流满面。

  10月28日清晨,一个只差5天就满17岁的妙龄女孩在艾滋病的痛苦折磨中永远离开了人世。任维娴说,女儿走的时候,眼睛睁得大大的,还噙着泪水,直到死她也不知道自己患的是艾滋病。

  在吉大一院给张春楠的诊断书上看到“艾滋病”字样,诊断依据是:发热15个月,间重 月,颈部淋巴结肿大两月……HIV抗体(+)。在长春市疾病预防控制中心的HIV抗体检测确认报告上看到,确认结论:HIV抗体阳性。

  11月9日,与吉大一院血液科的李薇主任取得了联系。据李主任介绍,当时孩子的病的确让人感到很奇怪,他们认为不是普通的疾病感染,但开始时每个人都没有往艾滋病上想。直到检查结果出来后,他们才觉得孩子的病症完全符合艾滋病的症状。

  探源当年供血人携带艾滋病病毒

  张春楠的老师:

  不可能是性传播

  11月9日晚,采访了张春楠的中学老师郑丽文。郑老师告诉,张春楠是个很腼腆的小姑娘,初中一年级和二年级都是她带班,直到初三张春楠因为有病退学了。郑老师说她很喜欢张春楠,因为这个孩子学习好,每次考试都在前10名,她从来不与同学打闹,很懂事,做事也很稳当。孩子因病退学,她感到很惋惜,还专门去张春楠家看了她一趟,但无论如何也想不到她得了艾滋病。郑老师向表示,其他传播途径她不清楚,但孩子不可能是因性传播而得病。

  通过张殿文家附近的邻居了解到,张春楠身体瘦弱,除了上学,整日足不出户,附近的邻居都挺喜欢她。

  榆树市防疫站:

  母婴传播不可能

  11月9日,来到了榆树市大岗乡张殿文的家里。在交谈中,张春楠的大伯告诉,10月15日,榆树市防疫站的工作人员在大岗乡卫生所一位医生的指引下突然来到张殿文家,当时,张殿文夫妇还在长春。防疫站的工作人员询问孩子是否输过血,在哪家医院输的血,然后就走了。

  11月10日上午,来到了榆树市防疫站,据该防疫站的牛站长介绍,在大岗乡发现一例艾滋病患者,他们对此事很重视,主动到张殿文家询问情况。孩子没了以后,还到他家进行了消毒。牛站长说,他们采了张殿文夫妇的血液进行化验,发现他们体内并没有艾滋病病毒,所以,艾滋病的 种传播方式中的母婴传播对于张春楠来说是不可能的。牛站长还说,榆树市以前也发现过艾滋病病例,都是一些打工的人从南方带回来的,但在大岗乡还没发现过病例,也就是说那里应该没有传染源。

  另据牛站长介绍,现在,他们也在怀疑张春楠患有艾滋病与8年前的那次输血有关,榆树市卫生部门还在调查此事,但调查结果还没有出来。

  榆树市中医院:

  血液来自榆树市市医院血库

  事情发生后,张春楠的家属屡次到榆树市中医院想看一看张春楠当年的输血病历,但都遭到了拒绝。11月10日,来到了榆树市中医院,找到了该医院的知情人王副院长,开始,王副院长一度拒绝的采访,并表示没有榆树市卫生局的批准不能回答提出的问题。但在的再三追问下,王副院长说,这件事还在调查当中,8年前他们用的血液都是榆树市市医院血库提供的,他们不管采血,只管输血,所以,有什么问题和他们没有关系。

  接下来,表示想看一看8年前张春楠的输血病历,王副院长态度坚决地回绝了。

  当再要发问时,王院长又表示此事还在调查当中,他不便接受采访。

  榆树市市医院血库:

  当年的“献血人”携带艾滋病病毒

  走出榆树市中医院,立即赶往榆树市市医院,见到了该血库的主要负责人邹主任。当提及张春楠患艾滋病一事时,邹主任立即表示他知道此事。据邹主任介绍,自从大岗乡发现一例艾滋病病例后,上面有关部门马上责成他们查出病毒的来源。邹主任说,当年的献血人和输血人他们这里都有记录,说着,邹主任拿出一个小本,上面写着献血人的姓名,后面写着一个编号,与编号相对应的就是输血人的姓名。由此,他们找到了当年给张春楠供血的人,经过检查,这个人也带有艾滋病病毒,并且抗体呈阳性,与张春楠身体带的病毒相对应。

  邹主任还告诉,根据他们的资料显示,这个人向血站供过4次血,他供的第二次血输给了张春楠,至于第一次、第三次、第四次供给了谁,他们也没查出来,现正在进一步调查中。当问及这个带有艾滋病病毒的供血人的自然状况时,邹主任说,艾滋病的潜伏期大约在年,找到这个人时他还没有病发,正在黑龙江省鹤岗打工。但现在这个人在哪里,他也不清楚。邹主任说,因为这件事还没有最终定性,所以,整件事情还需要做进一步调查。

老年人中风急救措施
通心络胶囊的作用
中风偏瘫怎么治?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