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甲

上海酒店业复苏新天地停工酒店叫价翻番

2019-10-09 23:19:18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上海酒店业复苏 新天地停工酒店叫价翻番

  导语:即将来临的世博会对上海酒店业产生良性刺激。中国饭店协会报告称中国酒店业的复苏信号开始出现,这也是两栋酒店物业的业主方在短短几个月后敢于将叫价翻番的底气所在。 朱美拉汉唐新天地酒店 和 康拉德酒店 今年2月份传出停工消息。 停工近一年 这两栋未完工的酒店位于上海市中心最具小资情调的新天地区域旁边,再过几天,距离当初停工之时便满一年了。 从淮海中路沿黄陂南路向南走,分列于马路两边的两栋高层酒店因建有横跨马路的桥段长廊的独特造型,非常显眼。然而,原本作为开启上海炫目之旅的顶级酒店,如今只能残缺且落寞地 旁观 着四周繁华。 工人老吴从工地简陋的移动工棚处出来,将盆里洗净的衣服一件件挂在长绳上。被建筑围墙包裹起来的工地静悄悄的,毫无生气。老吴告诉CBN,从去年10月开始,酒店工程就已停了,至今还没有恢复开工的迹象。 实际上,近距离观察这两栋酒店,无论外层装潢还是形态设计,皆充满了时尚感觉。可惜,灰蒙蒙的玻璃及裸露在外的钢筋水泥,还是暴露了作为 半成品 的些许无奈。 与上海新天地这一名词相比, 太平桥地区改造开发项目 的称谓显得毫不起眼。然而,早在1999年香港瑞安集团开始着手创建新天地广场时,这两栋酒店便已作为太平桥地区改造区域内的一部分,与新天地同时列入了规划建造名单。 在多年的等待过程中,新天地广场早已今非昔比,成为如今上海最为知名的时尚之地,但这两栋酒店的建造却始终波折且缓慢。2008年,迪拜七星级帆船酒店集团朱美拉,以及希尔顿集团旗下奢华酒店品牌康拉德分别宣布,作为运营管理方入驻新天地区域内的两栋 姊妹楼 。与此同时,开业时间表最终确定在2008年年底,似乎一场顶级酒店豪华盛宴的开幕已在眼前。 然而事与愿违。当朱美拉酒店集团意欲以上海新天地酒店作为进军中国市场的起点,厉兵秣马大干一番时,还在建造中的酒店却悄然停工了。接着,希尔顿酒店集团方面公开承认,上海新天地康拉德项目已经暂停,开业时间延迟至2010年,原因为 业主方问题 。 停工背后 停工事件犹如往池水中投入的石子,随着涟漪的扩散,背后参与各方相继浮上水面。资料显示,两栋酒店的投资与开发者均为上海礼兴酒店有限公司,由上海酒店投资公司和瑞安集团联营而成,其中,瑞安集团仅持有15%股权。而大股东上海酒店投资公司的幕后主持人,则是出生在印尼的美籍华裔廖凯原。 在新天地项目建设之初,廖氏曾经给予罗康瑞很多帮助。 业内人士表示。公开信息表明,廖凯原是瑞安房地产的主要股东之一。这一层关系的剖析,对于瑞安集团与上海酒店投资公司的合作渊源,给出了理想的解答。 不过,当停工事件爆发之后,两家企业的关系在业界传言中变得微妙。 主要是双方合作协议中许多细节没有确定下来,导致建造过程中出现许多操作盲区。 接近瑞安集团的人士称,由于双方在协调中出现问题, 成本预算的失控 成为主要影响因素。 从酒店计划启动之初便有始终挥之不去的资金问题,最终因金融危机拖累而爆发。 豪华酒店的建造成本是非常高昂的。 就职于一家国际投行机构的人士表示,2008年下半年席卷全球的金融风暴,更是使得这一影响加重了不少。 转折点出现在上实控股介入之后。上实控股与酒店原业主方的转让谈判几近尾声,只待谈妥之后便由公司发布公告宣布。按照当时消息人士的说法,涉及两栋酒店的交易共计花费约24亿元, 委实合算 。可惜功亏一篑,最终交易仍告落空。由于上实控股相关人士对于交易相关信息始终三缄其口,双方在交易方面到底出现了什么分歧,仍不得而知。 但截至目前的消息表明,转让收购仅牵涉到大股东方,酒店管理方及瑞安集团方面并不会有变动。 基本上可确定的是,交易会以收购方入股的方式进行,但资金问题的解决,是收购方偿还债务抑或追加投资,尚是未知数。 前述投行人士称。而瑞安集团方面对此次股权交易亦保持着 旁观者 的姿态。 不过可以肯定的是,随着2010年上海世博会商机的临近,上海酒店市场已初现复苏迹象。第一太平戴维斯的报告表明,今年第二季度虽然过夜人数仍然呈现同比负增长,但下滑速度已显着放缓,环比更是出现23.7%的增长幅度。报告称,在2010年上海世博会来临之际,上海预计将有相当数量的高档酒店新开业。 来自于中国饭店协会的另一份报告指出,16家国际知名酒店集团的27个品牌业已入驻上海,成为国际酒店业知名顶尖品牌最多的城市之一。继柏悦酒店等品牌酒店管理公司相继入驻上海之后,全球顶尖度假酒店品牌悦榕庄也接下了鹏欣集团的 绣球 ,最终落户于上海虹口的北外滩区域。 中国酒店业的复苏信号开始出现。 报告中称。 或许这也是两栋酒店物业的业主方在短短几个月后敢于将叫价翻番的底气所在。 (第一财经 唐文祺)

民生救助
美发
搏击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