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甲

踏天争仙 第九百五十五章 故事与酒

2019-09-11 12:38:34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踏天争仙 第九百五十五章 故事与酒

“斗武场就不用说了,有些真人就是喜欢打打杀杀,去了那里可以随意挑战其他的真人,不过,那里可是四时乐园中最冷清的地方了,来这里的真人们一般都是寻欢作乐的,没有几个是跑来玩命的,只有一个世界被别人掠夺走,只剩下他一个的武痴一直坐在那里,等着别人去挑战他,啧啧,真是傻透了,不过,这也只是我听说来的,我也不知道是真是假。”

“佘宝场中有诸多法宝能够暂借给真人们使用,不过,不允许带出佘宝场就是了,可以满足一些真人们对于法宝的喜爱。不过,那里的真人是最多的,许多法宝都要排队等候许久才能轮到。”

方荡闻言都不由得生出想要去看看的想法来了,对于绝大部分真人们来说,一件法宝的诱惑或许远远高于这里的这些女子。

“最后的红桌场其实就是赌场,只不过场中遍设红桌,所以被称作是红桌场,那里的真人也有不少呢。对了,这些也是我听说来的,你去了要是看到情况和我说的不一样,可不要怪我哦!”

“你们从来没有离开过浓情场么?”方荡好奇的问到。

妇人理所当然的道:“当然,只有真人们才有资格在各个场所之间游走穿梭,我们是不被允许四处游荡的,我们的命运,就在这里。”

“那未免有些无聊了!”方荡惋惜的道。

“有什么无聊?我们觉得这里很好啊,每天都开开心心快乐快乐,无忧无虑的不知道多有趣,我们原本也不是居住在这里,而是出生在外面的城池中,那里的生活才叫做艰苦,如果一点点的自由就能换来眼前这样的生活,那对我们来说简直就是天堂了。有的人羡慕汪洋大海的无边无际波澜壮阔,我们却只喜欢眼前的一汪碧泉,平静清澈无忧无虑。”

方荡闻言仔细看了一眼身边这个风韵十足的女子,随后点了点头,每个人的追求都是不一样的,有的人天生就不喜欢冒险,眼前这个女子应该就是其中之一。

随后方荡又看向这露天大殿之中卖力的讨真人们欢喜的女子们,都是为了生存。

真人们其实和这些女子没什么不同,当更强者到来的时候,一样要委曲求全强装欢喜,奉上自己辛苦修行得来的真实珠子,说来说去,这是一个为了生存不得不抹杀自己不得不忍辱负重的世界。

即便是真人们这样的存在都不得不如此,更何况是这些单薄弱小的女子了。

方荡想到此处,就对眼前这些女子越发感到兴趣寡淡。

方荡越发不明白这些乐园存在的目的了,方荡好奇的问道:“难道这些乐园全都是免费的?”

这一次那妇人尚未回答,一旁正在吭哧吭哧卖力的武熊已经在一边叫道:“免费?天底下哪有那么好的事情?你小子一定是第一次来这里,所以在这里做什么都是免费的,当你尝到了甜头之后,下次再来的时候,你就知道来这里一趟究竟得有多么肉疼了!”

方荡看向身边的妇人,身边的妇人娇笑道:“你来的时候一定见过那守卫拱门的兽怪吧?下一次你若想进入这四时乐园就需要缴纳至少十枚真实珠子了,当然,只要你缴纳了十枚真实珠子,这里的一切就全都免费了,你可以在这里居住一个月之久,在这里想干什么就干什么,想怎么开心就怎么开心。”

方荡此时才恍然,原来这四时乐园是那三个顶尖世界的生财之道,一时间,方荡心中关于这个世界存在的意义的疑惑立时去了七七八八,至于方荡心底还有的一点点的疑惑他也懒得深究了。

方荡当即长身而起,那妇人奇道:“真人你要去哪里?”

方荡笑道:“既然第一次免费我自然要到处转转才行。”

武熊此时刚好结束了和那女子的战斗,赤身裸体的从地上站起来,笑道:“反正闲着没事,我给你这个新人当个向导!”

方荡看了武熊一眼,此时的武熊和刚才的那趴在女人身上的武熊完全变了一个模样,整个人身上的猥琐气质完全消失无踪,取而代之的竟然是一种可以称之为圣洁的气质,这叫方荡感到有些摸不着头脑,不过方荡还是一笑道:“求之不得!”

普天此时也看向方荡,方荡笑道:“你在这里快活吧,我去转转。”

普天此时正是箭在弦上,在这个世界里面没有那个真人胆敢动手,只要方荡不是作死的离开,亦或是作死的去斗武场与那个武痴争斗的话,不会有任何危险,所以普天也就点了点头继续和那年轻女子周旋起来。

不久之后,方荡来到了一座犹如山洞一般的洞口处,这里就是佘宝场了,方荡对于这里的法宝相当感兴趣,显然和方荡有着相同想法的真人不在少数。

这山洞外面已经有十几个真人在等候了,并且,这十几个真人尽皆都是五成真实以上的修为

,方荡还是首次见到这么多的五成真实的真人,不由得多看两眼。

武熊笑道:“我当初也是如你这般急急跑来,可惜一直等到离开都没能走进去一步,所以,这里你就看看好了,真想进去的话,还要要靠真实珠子来堆砌时间排队等候才行。”

方荡看着那排队等候的十几个真人。

“不用看了,我们在这里每一个人一件法宝能够体验三十天的时间,不算里面正在享受的家伙,除非你们愿意在这里等上一个月的时间,否则你们还是早早离去,免得浪费时间!”

一名排在前面的老者笑眯眯的开口说道。显然他对于马上就快要轮到他进入佘宝场感到相当自得。

方荡闻言不由得摇了摇头看向武熊,武熊也是一脸惋惜的道:“没什么,所以这个地方基本上咱们这些三成真实的真人们是无缘进入的,只有那些五成真实以上的真人才花得起真实珠子在这里干等。”

方荡虽然也相当惋惜,但进不去就进不去,看这些法宝对于方荡来说不过是猎奇而已,说到法宝,他怀中的紫金葫芦才是天地间有数的法宝。

方荡随后改变目标,前往忘忧场,方荡对于能够叫人忘记忧愁重返过去的这个场所感到相当好奇。

武熊跟在方荡身后摇头道:“你的选择和我当初的选择几乎一样!”方荡听得出,武熊的话语之间有些颓丧之意,似乎相当缅怀自己的年轻时光。

方荡对于这种老头子才有的感慨并不太感兴趣,所以也就没有搭茬,继续前行。

不久之后,方荡还有武熊就来到了忘忧场。

这里是一片竹林,翠绿色的竹子挺拔如玉,风轻轻吹过的时候,竹叶发出沙沙声响,叫人听起来非常的舒服。

方荡正要进入竹林,武熊却停了下来,方荡好奇的停住脚步,看向武熊。

武熊呵呵一笑道:“这里我进入过一次,但我发誓觉得不会进入第二次。你自己进去吧,反正你在这里面也待不了多久,我就在这里等你一会好了!”

“这里不是叫做忘忧场么?难不成这里还是一个非常可怕的地方?”方荡对于武熊的表现相当不理解。

武熊摸了摸自己的鼻子,表情不大自然的道:“并非每个人都愿意重新回顾自己的前半生,至少我就是如此,你在回顾的时候总会恍然发现自己当初做了多少错的事情,有多少对不起的人,尤其是想起那些你不愿意想起的人的时候,你会觉得非常痛苦,总之,回顾的越多,这种痛苦的感觉就越强烈。”

方荡闻言不由得停住了脚步,如果眼前的这片竹林就是过去的话,不知道有多少人愿意去重新面对自己的过去。

此时一个真人从竹林中走出,这个真人面色出奇的难看,一副魂不守舍的模样走起路来脚下明显有些虚浮无力这真人并未受伤,一看就知道是心神受到重创之后的模样。

方荡惊讶的看着这个真人一步一步沉重无比的离开,方荡看向武熊奇道:“这忘忧场看起来真不像是什么能够叫人忘记忧愁的地方!”

武熊眼中是深深地忌惮,点了点头道:“最初打造忘忧场的真人的初衷肯定是真的想要打造出一个叫人忘记忧愁,回到自己人生中最美好的时光的世界,只可惜,事与愿违,最终他打造出来的忘忧场恰恰叫人陷入了深深地忧愁之中,我不知道别人在这忘忧场中究竟会遇到什么,但对于我来说,全都是不堪回首的事情。从这忘忧场中走出来我才相信,时间是这个世界上最好的疗伤药。回首过去,实在是一件相当愚蠢的事情。”

方荡闻言,不由得陷入沉思之中,许久之后,方荡掉头离开。

“朋友,难道你不去看看?”武熊跟在方荡身后笑着说道。

方荡头也不会的道:“我有太多的朋友在那里,我和你一样,不敢去面对他们!”

方荡说得不错,他有太多的朋友在那记忆的深渊之中,方荡无法去面对他们,一个个曾经鲜活的生命现在已经消失得无影无踪,而他方荡还活得好好的,有些事情想起来除了会叫自己伤心外,并没有任何其他的作用。

这座忘忧场并不是叫人忘记忧愁,而是叫人找回自己曾经忘记了的忧愁。

武熊接着问道:“接下来你打算去哪里?”

方荡身形微微放慢,看向武熊问道:“三星世界的真人们什么时候去你的红矮世界?”

武熊听到三星世界三个字,脸上的笑容立时被冰冻住,眼神也变得冷漠起来,“约莫还有十天的时间吧!”

方荡奇道:“既然时间短暂,你为何不……”

武熊似乎知道方荡要说什么,呵呵一笑打断方荡的话语道:“没什么好做的,做什么都是毫无意义的事情,这个时候,我所剩下的时间就应该用来好好享乐!”

“总该做些准备的,难道红矮世界的真人们面对强大的敌人之前全都如你这般消极么?”方荡对于熊武面对敌人的态度感到非常的不理解,对于方荡来说,就算明知道不能胜,他也要想尽办法寻找那一线生机。

方荡原本以为自己说出这句话来武熊一定会生气,然而武熊却并未生气,反倒是有些苦涩的一笑道:“反抗毫无用处,一丝一毫的胜算都没有,时辰到了的时候,我只需要付出我的生命就好了,有些事情你是不明白的。”

方荡听出了熊武语气之中浓浓的无奈之情,他忽然想到了不久前武熊曾经说过他反正不久就会死掉的话语,这句话当初方荡听到的时候就觉得有问题,现在就觉得更有问题了。

“你不说我怎么会明白?既然咱们能够在此相遇也算是一场缘分,咱们不如去斗酒场边喝边聊!”

方荡看出来了武熊这个家伙本是个豪爽性子,此时满肚子的怨愤憋屈,这种时候最好就是喝上两坛子酒。

果然武熊闻言当即点头笑道:“我有故事,就看你能陪我喝多少酒,能不能喝到叫我尽吐心声的地步!”

武熊说着身形一动当先飞走,方荡紧随其后。

两人一前一后向前飞去,不久之后,方荡还有武熊两个边落在了一个巨大的酒缸之中。

这酒缸足足占地数亩方圆,酒缸中有一张张的长桌,长桌上摆满了佳肴美酒,有蝴蝶一般的侍女穿梭其中,也有侍女依偎在真人的身上不住劝饮。

在这里真人们可以随意轻薄侍女,但却绝对不能和侍女发生任何关系,在整个四时乐园中,要想和女子发生真正的关系就只能在浓情场中。这是四时乐园的规矩。

所以这里的真人们虽然同样恶形恶状丑态百出,却没有谁真的和侍女苟且欢愉。

数十张长桌已经有二十多张长桌上坐了真人,有些三两人一桌,有些十几人一桌,也有的只有一人一桌,有的桌上吵闹无比,有的则安静压抑。

方荡还有武熊两个寻了一张桌子坐下,旁边立时就有侍女款款而来,布菜施酒,转瞬间就准备了一桌美酒佳肴。

其中有两个侍女想要留下来作陪,被武熊挥手赶走。

方荡举起酒杯一口干掉。

武熊哈哈一笑道:“你这喝酒的做派很像我在凡间的一个大敌,那家伙也是如你这般,坐上桌一句话不说就知道喝酒!那家伙还真是个难缠的对手,要不是我的运气比他稍稍好了那么一点点的话,我现在恐怕已经死掉了不知道多少万年!”武熊说着将桌前的酒杯举起一口喝掉内中的酒水。

方荡细细咂摸,这酒甘醇清冽,入喉时冷冽如剑,入腹后灼热似火,随后酒精在肚腹之中散开,如群鸟出巢,散入五脏六腑,此时方荡觉得自己胸口处说不出来的畅快舒服,就像是五脏六腑被人仔细小心的按摩了一番一样。

“这酒不错!”方荡说着又举起一杯一饮而尽。

“好酒就要有好故事佐酒,朋友你知道了我的姓名来历,现在是不是也应该将你的故事说与我听了?”武熊举起酒杯晃了晃后,看向方荡开口说道。

方荡并不隐瞒什么,也没有必要去隐瞒什么,当即从凡间世界开始说起,述说自己是如何从最卑微的火奴贱狗一步步走上一个个的巅峰。

这一说就是半天的时间,当然,这其中有太多的故事方荡没有说,因为没有必要说,当方荡说完的时候,忽然觉得,自己的这一生其实也没有多少内容,如果要写一本书的话,或许并不需要太多的文字就能够将他的一生说个明白了!

方荡说完的时候,在方荡还有熊武身边已经堆了数十个酒坛子,空气中弥漫着浓郁的酒香。

熊武看着方荡看向自己的目光,摇头叹息道:“你知道我最讨厌真人的哪一点么?”

方荡呵呵一笑道:“或许是怎么喝酒都喝不醉?”

熊武闻言哈哈大笑,“正是正是,到了真人境界,想觅一醉实在是太难了!”

说完熊武举起酒盏干了一杯后擦了擦嘴角道:“你觉得我这个时候应该努力修行,就算是死也应该叫三星世界的狗才付出一定的代价,如现在这般只顾享乐实在是太窝囊了,对不对?”

方荡点了点头,在方荡眼中,这自然是非常窝囊的。

武熊忽然大笑起来,声音却有些苦涩,“哈哈,确实窝囊,但我们不得不窝囊,我红矮世界在三星世界的淫威下只能雌伏与地,我们虽然反抗却不能伤及三星世界的真人,因为我们不想付出更大的代价,所以我们不能彻底触怒他们,所以,每一次三星世界前来收割,我们的世界中就会抽签选出一位真人来,这位真人身上担负着抵抗三星世界的真人,同时又不能彻底触怒三星世界的真人的任务,当然,这位真人最后会被三星世界的家伙们给当众处死!”

“说白了,就是一个小丑,今年我运气不错,抽中了这个角色!”说到这里,武熊哈哈大笑起来,一手抓起身边的酒坛大口喝起酒来。

手术后血栓治疗
宝宝不消化吃什么
3个月婴儿咳嗽怎么办
小孩多少度是发烧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