排球

终末之龙第二百七十二章危机

2020-01-19 23:55:59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终末之龙 第二百七十二章 危机

娜里亚慌乱地把艾伦扶到路边坐下――她现在可顾不上什么亡灵了,艾伦胸前渗出的鲜血是她眼中所能见的惟一的东西,而那让她手足无措,脑子全然僵成了一团冻结的泥土。

“我没事。”艾伦苦笑着低声安慰,伤口其实并不太深,但娜里亚显然是被吓坏了。当然啦,他一直竭力避免让娜里亚看到他受伤的样子。即使断了一条腿,他也等到自己能在拐杖和木腿的帮助下独自行走才回家,还努力让娜里亚相信这其实没什么……

从前他总觉得斯科特对伊斯保护过度,看来他自己也没有好到哪里去。

“埃德!!”女孩再次头也不回地大叫着,那个黑发的年轻人却并没有像往常那样慌慌张张地跑过来,尽其所能地帮忙――

“他帮不上什么忙。”艾伦微微叹气,他还没有告诉娜里亚……

“我知道!”娜里亚惊惶又恼怒地脱口道:“我知道他已经没办法治伤了!可是――”

她咬住了下唇,没有说下去。

也许她只是需要有人在她身边,告诉她一切都会没事……她根本没有自己想象中那么勇敢又坚强!

泰丝快步跑到到她身边,开始熟练地处理艾伦的伤口。

“别担心,只是一点小伤!小莫咬一口都比这个要深哟!”她语气轻快,手脚麻利,让娜里亚羡慕不已――但一想到这样的熟练是如何得来的,她又一点都不羡慕了。

她宁可永远都没有练习的机会。

拜厄的长剑刺在了危险的位置。但万幸伤得不深。艾伦及时地向后缩了一下,保住了自己的命。

明白父亲并没有生命危险,娜里亚终于松了一口气。疑惑地四处张望着。埃德当然会找个地方躲起来――就像他们商量过的一样,但却不可能对她的呼唤没有一点回应。

然而四处都没有埃德的身影,愠怒迅速被不安所代替,娜里亚再一次大声呼唤:“埃德!……埃德辛格尔,你在哪儿?”

没有人回答。

“我记得他躲在……”泰丝的手指向不远处一个岩石与枯树的空隙,然后惊讶地睁大了眼睛。

那里已空无一人。

混战之中,没人发现埃德是什么时候消失了踪影。

娜里亚恨恨地跺着脚:“这个傻瓜!……告诉过他不能跑得太远的!”

她不敢说出自己更担心的情况――埃德很有可能落入了亡灵的手中。

但现在显然已经没有时间去寻找埃德。放眼望去。除了路右侧无法攀爬的、陡峭的岩峰,他们已经被难以计数的亡灵团团包围。

“德阿莫!迪西玛!”拜厄放声吼道。

“我在这儿!我在这儿!”一个声音慌慌张张地回应着,德阿莫一边紧张地抬头看着冰龙。一边犹犹豫豫地溜了过来――他才刚刚颇为得意地用法术轰得这条巨龙满身是伤,眨眼间却似乎不得不共同对敌……世事简直比魔法还要难料。

“迪西玛呢?”拜厄皱眉。

“跑了。”德阿莫原本就张了一张愁眉不展的脸,如今更加垮得厉害。

“他居然记了传送术!”他相当不满地控诉着。他更不满的是,迪西玛明明可以带他一起离开的。他们又没离多远!

拜厄沉着脸一言不发。说实话。这真没什么好奇怪的,他毫不怀疑,如果德阿莫不是脑子不够灵活,恐怕也一早就准备好脱身之术,在发现被亡灵包围的一瞬间就逃之夭夭。…

“不是还有一个法师吗?”诺威问道。所有的亡灵都已经停下了脚步,只是无声地把他们围个严严实实,这情形更令人不安――他们如今需要任何能够用得上的力量。

德阿莫茫然地摇头,他哪有那个功夫去注意那个基本算是陌生人的家伙?

“死了。”冰龙低沉的声音在他们头顶上响起。

伊斯能看得比所有人更远。更清楚。它不明白那个法师跟它到底是有多大的仇,它很确信自己之前根本没有见过他――即使已经发现身后逐渐逼近的亡灵。那瘦小阴鸷的法师依旧一刻不停地攻击着它,直到消失在缓慢涌上的亡灵之中,再无声息……他甚至都没有发出一声惨叫,简直让它忍不住有点心生敬意。

“你还有多少法术?”拜厄转头问德阿莫。

“呃……没剩多少……”法师沮丧地回答,又像是想起了什么,突然兴奋起来,“不过,不过,我还有几张卷轴!”

他开始埋头在自己的腰包里乱翻。

某种声音突兀地响了起来――尖锐而凄厉,像一支支冰冷的长箭,直刺进每个人的脑中。德阿莫尖叫一声,双手抱头蹲在了地上,腰包里被带出的各种东西散落一地。

拜厄后退一步,晃了一晃才站稳,随即咆哮着用愤怒抵抗那油然而生,难以控制的恐惧。

亡灵之声……这种攻击曾经对他毫无用处!而之前法师们为了抵御龙威而为他们施加的精神防御,显然也已经失效。

诡异的尖啸声此起彼伏,即使是两个精灵也无法抵抗,不由自主地连连后退。冰龙的怒吼在他们头顶炸响,也不知是想要用龙威抵消亡灵之声的影响,还是某种本能的反应。

但这绝对是雪上加霜――娜里亚痛苦地皱着眉缩向父亲身边。她的脖子上挂着艾伦给她的护符,却也抵挡不了这样双重的攻击。

“伊斯!……停下!”诺威勉强开口阻止着。亡灵们又开始向他们移动,而他们现在根本没有还手之力!

怒吼声变成了恼怒的低吼,然后是一声长长的吸气声。

“后退!”缓过气来的艾伦一把抱住了娜里亚。大叫:“全都后退!”

一阵刺骨的寒意袭来,空气与声音仿佛瞬间被冻结,甚至连时间都像是静止了片刻。极寒的白色气息从左至右横扫向林中的不死者。树木在急速降低的温度中发出爆裂般噼噼啪啪的声音,许多亡灵僵立在了原地,覆盖全身的白霜掩去了狰狞,将它们化成了一座座平静的雕像。

但更多亡灵依旧不紧不慢地从三面逼近,而冰龙的喷吐还未结束就被打断――巨大的岩石从一旁的峭壁上落下,重重地砸在它的背上。

从另一面登上峭壁的亡灵在地面投下了长长的黑影。他们算是彻底地被围住了。

伊斯不得不在闪躲的同时竭力避免那些石块砸到其他人的身上,一时间狼狈不堪。

艾伦一咬牙。努力站了起来,大声叫道:“莉迪亚贝尔!”

不知何处响起一声清脆的唿哨,亡灵们再次停了下来。一个男人平板的声音里带着冷漠与厌倦:“她不在这里。”

艾伦微微皱眉,不知道这算不算好消息。莉迪亚有强大的力量――却太过骄傲,熟悉她的艾伦有机会单凭语言就让她主动退去,而如今隐藏在黑暗中的操纵者……他根本不知道那是谁。而且听起来并不易被操纵。…

“她托我转告那条龙一句话。”男人了无生趣似的声音继续着。“她想要的只是你。而且正如她曾经说过的,她并不想伤害你。跟我走,剩下的人就可以毫发无伤地离开。”

“不行!”

“想也别想!”

拜厄与娜里亚的声音几乎同时响起。

罗莎依旧脸带微笑,赛斯亚纳冷冷地注视着眼前的亡灵,两人都一动没动。德阿莫有些犹豫地看了看其他人,又看了看向南的路,脚在地面上蹭来蹭去,最后还是苦着脸待在了原地。

“它是我的!”拜厄再次低吼。

“他才不会跟你去任何地方!”

娜里亚恼怒地瞪着拜厄的背影――这人是故意的吗?!

“……哎呀。太受欢迎也很麻烦呢。”泰丝憋着笑叉腰叹气,冰龙烦躁地低吼一声。刨了刨地面。

它有些犹豫――眼前的局面对他们不利,如果它跟那个男人走就能解决一切的话……但它不相信莉迪亚真会如此大度地放走其他人,尤其是艾伦……

无论是因为什么理由,莉迪亚恨艾伦卡沃,它能感觉得到。

它还没拿定主意,男人便恹恹地开口道:“那就这样吧。”

显然,他认为自己胜券在握,已经懒得再花费时间来讨价还价。

他大概是发出了某种无声的命令。月光之下,所有还能动的亡灵瞬间如箭般射向被包围的人们,而两个精灵却也同一时间直冲向同一个方向――他们判断出了那个男人的位置。如果能冲过重重的亡灵抓住那个男人,或许还能有一线生机。

德阿莫一直退到艾伦身边才大声念起了咒语。与他给人的印象截然不同的是,法师念出咒语时的声音意外地坚定而自信。

明亮的弧状闪电掠过第一波冲过来的亡灵。但法师引以为傲的连环闪电对亡灵的用处要打上不少折扣――亡灵没有疼痛的感觉,除非正好被劈中了头或者整个儿被劈焦,它们大多蹒跚一下便能继续向前。

法师明智的改用了火球。

距离太近,扑面而来的灼热让所有人都不得不后退,在冰龙的脚下,围着已经无法战斗的艾伦聚成了一小圈。那让冰龙几乎动弹不得,却又无法退开。沉重的石块再一次如雨般落下,砸得冰龙连连咆哮,而它依旧没办法飞起来……它的翅膀已经受了伤,只是一直努力掩饰着。

它可能会死――意识到这一点时,伊斯一阵心慌。它曾经以为自己并不怕死,甚至渴求那永恒的安宁。但如今,它还有需要保护的亲人……它都还没有找到斯科特!

冰龙怒吼着扬起双翼――它才不会死在这里!

(未完待续……)

巨野县中医院预约挂号
上海徐浦中医医院孙卓君
贵州最好治疗癫痫医院
遵义哪家医院治癫痫
咸宁白癜风医院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