综合

萌妻难驯 第四百零三章 霸道的没天理

2019-10-12 22:10:25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萌妻难驯 第四百零三章 霸道的没天理

原白色礼服提花的拉链最大限度敞开,露出光洁的脊背。复制址访问

提步走过去,权慕天伸手拉上拉链,可体的剪裁勾勒出她曼妙的身段。延伸至腰肌的镂空的背部设计惹人遐思,注意力会不自觉的移向翘挺圆润的半球。

深邃的眼眸染了一层墨色,他抽掉陆雪漫脑后的发簪,乌黑浓密的头发倾泻而下,遮盖住若隐若现的背部线条。

发丝扫在脸上,给她焦急的心情平添了几分烦躁,挑眉喝道,“你干嘛弄乱我的头发?”

“我给你两个选择,要么换一件衣服,要么不准把头发挽起来。”钳住她的肩膀,把人扳过来,男人酷帅的俊脸没有任何表情。

这厮为什么要跟我的发型过不去?我挽不挽头发跟他有半毛钱关系吗?

再説,这都什么时候了?

就算我想换一件礼服,也没有时间了!

“深井冰!”

冷了他一眼,陆雪漫想甩开他,继续找耳环,可肩头被男人牢牢扣住,她根本动不了。

眼前的男人一瞬不瞬的盯着自己,她无可奈何的叹了口气,耐着性子解释道,“我的耳环丢了,你总不能让我带着一只耳环出席晚宴吧?”

“慈善晚宴这种场合,即使你不戴耳环也没关系。可你这么在乎那东西,让我不得不对它的来历感兴趣。”

避开男人清冷的目光,她垂下眼睑,弱弱説道,“那对耳环跟手环、戒指、项链和手袋是配套的。”

不想回答是不是?这里面一定有问题!

“那套首饰是谁送给你的?”

幽深的眸子仿佛深不见底的寒潭,他静静的看着对面的对女人,不给她任何逃避的机会。

不就是一套首饰吗?

他至不至于逼得这么紧?

抿了抿唇瓣,陆雪漫的声音低的像蚊子哼哼,“司徒信……”

“谁?”

“司徒信……”

她的声音几乎低不可闻,权慕天虽然听得一清二楚,却故意一再追问。

“谁?大diǎn儿声,我没听清。”

黑压压的气团在他头dǐng盘桓,某女的鸡皮疙瘩一粒粒冒出来,硬着头皮一字一顿道,“司、徒、信!”

“听説今晚的晚宴有慈善拍卖环节。看做工和样式,这套东西应该挺值钱的,就拿这套首饰当做拍品吧。”

话音未落,他利落褪下女人脖颈、手腕和手指上的饰品,拿着东西抽身走进了衣帽间。

提着裙摆追上去,陆雪漫劈手去抢,他却轻巧的闪开。

拧着眉心,她一阵心塞,“很多男人给我送过首饰,难道你打算把它们都买了?”

“这倒不失为一个好办法!”

你个败家爷们!

知不知道这套首饰值多少钱,你居然要把它拿去做慈善!?

你的脑袋是不是刚才洗澡的时候被水泡了?

盯着他看了一会儿,某女森森觉得他是醋精转世,上辈子不是掉进醋缸淹死的,就是开醋场的。

“史密斯、林沐坤、文绍桓、荣爵洛、宋一铭和邱子峰都送过。项链、手链、镯子、胸针……多的我都数不清了。还有啊,这瓶香水也是别人送的。如果你打算把其他男人送的东西全部处理,我就没东西可戴了。”

啪的合上首饰盒,权慕天不以为意的説道,“这有什么好担心的?我会让我的女人没有首饰吗

?”

这厮什么意思?

该不会他真打算把我的首饰统统拿出去做慈善吧?

拜托你搞清楚状况好吗?

我的存货都是各大品牌的限量版,你要是敢给我卖了,我跟你没完!

从保险箱里拿出一只四层的紫檀木首饰盒,他把东西放在桌上,挑眉望向xiǎo女人,“打开它。”

开就开!

倒要看看他葫芦里买的什么药!

打开盒子的一瞬,珠光宝气的光泽扑面而来,在灯光的映衬下发出七彩的流光。

她震惊了。

这什么情况?

他一个大男人肿么会随身带这么多价值连城的首饰?总不会是为了讨哪个相好欢心吧?

这枚琥珀色的戒指绝对是极品中的极品,超赞的有木有?

还有这个白金碎丝攒花的手环,如此精湛到爆的复古的工艺绝壁是百分之三百的手工品。

如果这些都是我的就好了!

咳咳……

我是不是太贪心了?

身边的xiǎo女人乌溜溜的眼睛奕奕发光,很显然她被这些东西迷住了。

虽説没有几个女人会对dǐng级珠宝无动于衷,可如果对象是她,无论多么贵重的饰品,只要她喜欢,权慕天都会想方设法搞到手。

“我用这些东西换那些别人送你的首饰,怎么样?”

纳尼!?

盒子里面的东西跟我那些根本不是一个档次,你确定要跟我换?

这厮会有这么好心?

偷瞄了男人几眼,她越想越觉得某人不怀好意,可又舍不得这些宝贝。

跟自己的首饰比起来,紫檀木盒子里的东西件件都是艺术品,她巴不得把这些东东据为己有。

一时间,她纠结的要死,却又不想上那头腹黑狼的当。

该怎么办呢?

巴掌大的xiǎo脸皱到了一起,xiǎo女人的纠结尽数被权慕天捕捉去,菲薄的唇勾起迷人的笑意,将人拉到保险柜前,抓着她的手指按下了密码。

咦?

这串数字怎么这么熟悉?

莫非六年来,他一直用我们的结婚纪念日做密码?要不要这么长情?

心头一阵颤动,陆雪漫眼中泛起一重水雾,心里像打翻了五味瓶,説不出是该高兴,还是难过。

“这里面的东西都是你的。我拿这些跟你换,你总不会觉得吃亏了吧?”

从男人身后探出脑袋,她好奇的向内张望,顿时被眼前的惊现景象惊呆了。里面摆满了各式各样的礼盒,有丝绒的、红木的,还有黄花梨的。

不仅如此,每一只盒子上都挂了一枚标签。每个标签上都有一串数字,看上去似乎是购买日期。

拿出一只盒子,陆雪漫自顾自欣赏首饰,随口问道,“14214是什么意思?”

“这是你二十九岁的生日礼物。”

他走到穿衣镜前系领带,妖孽般的俊脸依旧没有任何情绪变化。看似不经意的一句话却让某女喉头一哽,急忙把东西放回去。

蹲下身翻看标签,她惊奇的发现每年元旦、情人节、结婚纪念日、七夕、圣诞节都有一份礼物。

她已经不知道该如何形容此刻的心情,感动两个字不足以诠释她复杂的情绪。

在看到满满一箱的东西之前,她并没有下定决定重新接受这个男人。然而,他总能在无意间带给她惊喜,让她感动的稀里哗啦。

送礼物看的是心意,不是价值。

就算他买的不是这些高大上的奢侈品,陆雪漫也会被深深的打动。

衣帽间里的气氛突然僵住,透过穿衣镜,他只能看到xiǎo女人的背影,摸不清她的心思。权慕天正准备説些什么化解尴尬,她却突然开了口。

“用这些东西跟我换,你会很吃亏哦。”

“跟别人换可能会很吃亏,但如果换做是你,我心甘情愿。”

“那行吧!既然你这么上赶着孝敬我,我就勉为其难占一回你的便宜。”关上保险箱,陆雪漫折回来,在盒子里挑挑拣拣,对着镜子比量。

戴上黑曜石袖扣,他嘴角扬起迷人的弧度,“我的便宜你可以随便占,但是,你要答应我一件事。”

就知道天上不会掉馅饼!这厮最擅长的就是坐地起价。

“什么事?”

目不转睛的看着她的倩影,权慕天淡漠的语调中带着毋庸置疑的霸气,“从今以后,不准再戴其他男人送的东西。衣服、鞋子、包包、首饰、香水和衣服配饰,统统不可以。除非是我送的,否则一经发现,一律扔掉。”

他真的好过分!

人家好心好意送给我礼物,他有什么权利处置?

你虽然帅的惊天动地、飞沙走石,可这并不代表你可以不讲道理。

这件事要是被外人知道了,我的脸往哪儿摆?他这么强权、不近人情,有没有考虑过我的感受?

把手上的东西扔回去,她噌噌几步走到男人面前,昂起头,瞪大了眼睛质问道,“要是人家死皮赖脸非要送给我呢?”

她説我蛮不讲理也好,不通人情世故也罢。总之,我绝对不会容忍别的男人的礼物出现在我的女人身上。

在这个问题上,没得商量!

“就像今天这样,拿到慈善拍卖会上卖掉,换银子做善事。”伸手揉了揉她的额头,权慕天眼中满满的都是宠溺。

不耐烦的拍开那只爪子,她愤愤不平的盯着他,“你不讲理!”

“从你认识我那天起,我就是你的道理。”

“狗屁!”

恶狠狠撂下两个字,陆雪漫提着裙摆怒气冲冲的向外走。没等她走到门口,就被一道潇洒的身影挡住了去路。

“你让开,我不跟你过了!”

眼尾扬起美好的弧度,他斜倚着门框,姿态慵懒而优雅,高级定制的行头完美的烘托出他与生俱来的华贵气度。

“我们还处于离婚状态,你这么説是不是意味着已经同意跟我复婚了?”

“休想!”

“时间不早了,快去上装吧。要不然,你就见不到李秀宁了!”凑到她耳畔,权慕天压低了声音説道,“没有李秀宁的帮助,你要怎么击垮沈韵呢?”

花擦!

又被这厮看穿了!

你总喜欢把我变成xiǎo透明,这样真的好吗?

对于李秀宁,她真的没有十足的把握。哀怨的扫了他一眼,陆雪漫低声问道,“如果我失手了,你会帮我吗?”

“你求我,我就帮你。”

这厮又趁火打劫,实在太不厚道了!

“我求你……”嘟着嘴説了一句,她转身想溜,却被某人抵在了墙上……

朝阳治疗盆腔炎医院
陇南治疗前列腺炎费用
乌鲁木齐治疗早泄医院
朝阳治疗输卵管堵塞方法
陇南治疗前列腺炎医院
分享到: